真相不一定有正義

May. 1, 2020

今非昔比--台灣競爭力的QBQ9

『小他人,大自己』是中國人的特質之一,比起老美做一分,膨漲兩分的行銷特質,有很大的差異。雖然美式的自我膨漲風格,對中國人而言,總是不以為然,在國外這卻是如何取得資源的必要手段。但『小他人,大自己』的特質,要與老外的自我表現來相比,要放在同一個平台上是不容易。很多出來遊行的人提到,關不關心的問題,關心不代表一定對,如果盲目的關心,只會讓真相越離越遠,這是一個不理性的社會,怪就怪主事者無能讓社會理性。

洪仲丘案,看到民嘴以幾乎生死判的觀點批判,好像電視畫面上的一切就是真理,離開了那個畫面,真理就不存在(有位名嘴不是說都快要崩潰了嗎?明明已沒有東西了,還要硬掰,節目要求收視率就是要如此搧風腥雨才會吸引愛看戲的觀眾),這就是典型的『小他人,大自己』的特質。受害者洪家很值得同情,為小孩爭取一個真相,絕對有其理直氣壯的一面。然一個多月來,受到網路上的一些獨立審判官的鼓動,似乎有開始有『小他人,大自己』的現象出現了,武俠小說中,為親人復仇的場景,很鮮活的出現在當今的台灣社會。

如果檢察官起訴的內容無法滿足家屬的期待,洪家不排除繼續抗爭....』,這句話一出現,真相就無法大白了,因為除了滿足洪家設定的規格外,都無法滿足,那就沒完沒了。公民素養的教育,是台灣這幾十年來最大的敗筆,只教出了課本上的知識,卻沒有教育每個人該有的公民素養。『小他人,大自己』的特質如果不調整,中國人永遠只是一個被操弄的對象。(這也是為政者沒有使命感,只想培養出沒有腦漿的一群投票機器的結果。本以為總會有英明的人出現吧!沒想到,每下愈況的現象,讓人作惡與難過,這四年的表現,更加的變本加厲,甚至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為台灣的年輕人擔心與難過!李登輝先生的三十年投票婉君計畫已達成,接下來的12年空白計畫不知會如何?)這算是一種品質,生活品質的一環。如果一張死亡證明書可以改來改去,如果家屬以拿到他殺的死亡證明書才會滿意,那也意味著世上已沒有真相了。所謂的真相,指的是不管誰看到的就只有一個面相,都一樣,只是解讀不同。死亡證明書代表著法醫的專業與良心,為何能改來改去,讓人費解!

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談的是兩家不被看好的產業的成功案例。紡織業,三十年前台灣人就說紡織業是夕陽工業,沒想到三十年後的夕陽工業,居然有股票是台積電兩倍,鴻海三倍的企業出現,這個夕陽也未免落得太慢了!

紡織業可以是高科技產業,也可能是夕陽工業,端看經營者的經營模式與策略,而不是這個產業本身決定的。台灣黑狗兄的故事還沒落幕,儒鴻與聚陽這兩家公司的成功事例又被炒熱,對台灣企業而言,是幸亦或不幸?難以如此斷言。可斷定的是,這樣的故事會不斷的出現,卻也都很短暫的就被遺忘,賭性堅強讓很多人自認為了不起,標竿學習的效應自然不容易發酵。

電子慘業的困境來自於經營理念,而非產業特性。毛三到四的問題,是台灣人特質的必然,一個只會模仿與拚經濟規模的產業,供過於求是早晚的事情,不足為奇,這也是『小他人,大自己』現象的必然結果(天下間就是自己最聰明)。仔細看看商周的封面故事中的兩家公司,基本上兩家公司特性與戰略截然不同,一家(儒鴻)整體戰略在於差異化,以創新(材料研發,二十年磨一劍)來改變競爭優勢;而聚陽則是以生產效率來取勝,加上以Push的手法(成衣設計)來驅動客戶,讓客戶慢慢產生依賴度而難以自拔,重點就是『小自己,大他人』的理念。

談營運效率,就是一點一滴,靠的就是品質與人才的穩定,才可能出現想要的速度。這樣的企業,待遇自不能少,否則吸引不了好人才,人才更迭就無法出現效率,這也是電子慘業的罩門。電子慘業高度標準化,重點是標準化的制定決定於別人手上(台灣人沒有研發,所以無法制定標準,是不爭的事實),也只能跟進。高度標準化的產業,特色之一就是大家都會做,差異化的程度幾乎看不到,最後落入價格戰的漩渦也就順理成章。全天下最『小他人,大自己』的企業該屬鴻海吧!大者恆大的思維,最後必然步入物必自腐而後蟲生的衰敗,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