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是什麼,行政院知道嗎?

May. 2, 2020

遠見與洞察力-IV 

最近走了幾趟西濱公路,看到整個海邊都是風力發電的大風車,心裡卻出現了莫名的難過,有一半的風車是停頓的。那天在新聞裡聽到主持人訪問一位好像是國科會的人士,是代表經濟部參加國際綠能展,回國後大言不讒地提到台灣的先進,不知道是他井底之蛙,還是自我感覺良好太嚴重了,台灣的綠能科技存在嗎?

在綠能世界,台灣的能力如何,大概只有政府官員覺得了不起,產業界心知肚明的知道自己的能耐有多高。LED也只是一種純熟技術的不斷複製;太陽能,充其量只過是組裝廠,有關於基礎科學的研究與技術開發,幾乎付之闕如,也因此出現大起大落的產業怪現象。

風力發電被一堆人吵得過熱了,大陸有一家公司叫做新風(新疆風力發電),大言新疆風力發電如何如何,是世界上最有條件的一個風力發電地方,結果呢?就只看到雷聲大雨點小,已漸漸地失去聲音了。大陸營口市是所有做風力發電的人公認為最具條件的地方,結果呢?

風力發電絕對不會便宜,太多結構上的問題還有待解決,可靠度的問題,維護的問題,與風力環境與對環境破壞的問題等等....特別是維護的部分,這些問題,沒有一樣是台灣有能力解決的。為了一個不成熟的政策的鄉愿作風,把整個海岸線迫害的不成樣,只看到一個個停擺的風車,這就是風力發電的驕傲?

風力發電的問題還一籮筐,卻只看到表面的歌功頌德,忽略了技術的根本,一步一腳印,投機不得。產業的賭性堅強特質,曾幾何時的也傳染到公務體系了,這也是阿扁兄八年的政績之一。綠能很重要,卻要有其經濟面必須考量的一面,而不只是一個商業模式的操作。沒有政策的操作,只有短暫、投機的作法,無濟於事。

小明在健身房踩著腳踏車,照例地打開電視看他喜歡的「暴坊將軍」的日劇連續劇,一個連續撥出三十年的連續劇,意味著有其受歡迎的地方,畢竟電視是最現實的媒體。這是一個描寫德川幕府時代的官僚腐敗,與八代將軍德川吉宗如何掃蕩貪腐的故事,很像中國的乾隆與康熙出巡的故事。

故事不外乎就是一些官員爭奪權位與利用權勢壓榨百姓的情節,是古今中外都同樣出現的現象,為何如此受到歡迎?很耐人尋味。小明也是抱著這的心境看電視。本來就是一個娛樂節目,也沒有麼特別的,沒想到早上碰一位健友,就在隔壁的腳踏車健身器上,電視是轉到美國籃球節目,不經意的一句話:你在看甚麼節目?有甚麼好看的啊?讓小明陷入沉思,是啊!有甚麼好看的。

沒有林來瘋,也沒有建仔,就是一個歷史典故,更是鄰邦的野史,有甚麼好看的。想了許久,小明徐徐地回了一句話:「我在找尋失去的東西。」

健友:「甚麼?尋找失去的東西?」

小明:「是的!失去已久的東西。」

健友:「那是甚麼?在電視劇中可以找尋得到?」

小明:「這個電視劇中,處處見到貪贓枉法,也處處看到權力腐蝕人心,以及一個主事者對於追求尊嚴、安樂的百姓生活,透過明查暗訪,懲惡除奸的故事,那份苦民所苦的心胸,在現代的台灣,已消逝的無影無蹤,我希望從電視劇中看到一絲希望。」

健友:「喔!就這樣?」

小明:「小城故事裡的熱忱,活力與追逐安康之居的情節,也是台灣現況所欠缺的。」

健友:「???還是有聽沒有懂。

小明:「貪婪,在每個時代都有官僚體系與商業聯手的共犯結構,暴坊將軍時代有隻無形的手去遏止不法的擴散,反觀當代,只見火上加油般的共犯結構,卻看不到有任何的解決方案,就是想知道問題出在哪?」

健友:「那.....你找到答案了嗎?」

小明:「還沒有,卻看到幾百年前的一些制度化設計的想法,算是有收穫吧!」

這是今天早上在健身房的一幕對話,似乎只是兩個人的短暫趣談,算是為周末提供一點思路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