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是否能夠當飯吃

May. 3, 2020

誠信的本質-社會觀察2012/01/12 14:00

選舉期間總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也會在選舉過程看到好多有趣的現象,說之為選舉百態也不為過,其中最耐人尋味的,莫過於大部分的候選人都會說的一句話:「我是說真話的人」....乍聽之下這句話也沒有甚麼不對,仔細推敲後,發覺到台灣的社會教育的問題原來就在「誠信」這兩個字眼裡。

我是說真話的人,有幾重意義,

第一,似乎在台灣說真話很難,能夠說真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說真話代表著值得信賴。

第二,會說真話意味著平常不說真話,也就是活在一個不說真話的世界裡。這點讓我想起以前的一個故事,有一次以色列的愛國軍人來台灣參訪,在接受招待的時候,接受記者訪問。台灣記者沒甚麼能耐,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其中一位記者直接問愛國軍人代表:「請問在貴國如何推動愛國教育?.....」一時間那位被問到的以色列代表愣住了。呆了一下子後,記者追問的眼神,逼得那位軍官不得不回答。回答的那句話讓人印象深刻,那位軍官反問記者:「愛國須要教育嗎?」好不直接的回答。

管理領域最常見的一件事就是--牆上貼的標語就是該單位欠缺的東西,貼得越多,意味著那個問題越嚴重。標語強調要守法的地方,守法觀念與實際情況一定不太好,就是因為不好,所以要不斷的強調。問題是標語多了,反倒成了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的怪現象,沒有人注意其根本。

再其次就是說真話意味著可以信任,那更說明了在台灣社會對假話是抱持著習以為常的態度。中國人的權變與揣摩上意的能力,大概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民族。標準化之所以在中國人社會難以落實,並不是不知道重要性,而是根深蒂固的生活觀,讓標準化的遵行成了呆瓜的代名詞,也就無法落實。

中國人的社會要想做到像先進國家的百年老店一樣,標準化是一條必經之途,而誠信恐怕又是關鍵中的關鍵。最近年關已近,年終獎金是企業的一個指標性活動,看到媒體報導一個網購公司,今年的年終獎金最高的是四十個月,最少的也有十來個月,不知羨煞了多少受薪階級。很讓人羨慕,可是仔細推敲,這裡面充滿了上述所說的中國人的權變的做法,好多好多的問題有待社會學者給個答案。

自從台灣企業實施無薪假以來,企業在員工生產力的追求方面已等同放棄,退而求其次的是採取低薪資,以發獎金來彌補薪資的不足。外包與派遣也都是企業解決勞工成本的作法,只是意義不太一樣。低薪資高獎金,很多的學者會認為這也不錯啊!總數不變的前提下,也是薪資的一部分,如果有這樣的想法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其一,獎金發不發是老闆的權利,隨著老闆的心情起伏的,法律上並沒有限制一定要發年終獎金。員工平常苦哈哈的,有發獎金者尚可已在年底過個好年;沒有發獎獎金者,就只好過著低收入的自感歡樂年。其次是勞保的問題,由於低薪資的緣故,保費偏低,對於員工將來的勞保退休等,或是萬一發生勞資糾紛時,都不利於勞工權益的保護。

老闆會採取此種作法,原因不外幾點,其一為讓固定勞動成本最小化,把勞動成本的一部分,以獎金取代之。如此作法,一來可以省下薪資提高帶來的勞健保費用的相對提升部分,二來企業本身對環境的不確定性無法掌握之權宜措施,也就是欠缺中長期計畫之必然。再說,如果公司不想發獎金的話,也沒有任何法律上的勞資爭議。精打細算的結果,勞工權益受到嚴重的傷害了,只是依法有據,誰也拿他沒轍。

企業經營者或許會為本身的創意自豪,卻不知道低薪資無法養住好人才,結果就是用到一些只是打手輩的人力,用不到策略型或是有生產力的員工,長久以往,自不利於企業的永續發展,最後無薪假或是不調薪將成為社會的常態,屆時M型化將更形尖銳,社會的對立也將更形惡化,不利的還是整體的經濟,這就是政府忽略到的部分。

這次選舉被提出來討論的議題之一就是三中問題,「中小企業」、「中低收入」與「中南部」,果然成了選戰決勝負的關鍵要素。三中問題中的中低收入是這次馬先生競選如此辛苦的主因。任由企業以低薪來創造競爭力的結果,M型曲線根本無法避免,最後大部分的人都成了中低收入戶,也意味著改朝換代的時候來了。

「人才赤字」的問題在台灣已是一個嚴重到不可忽視的局面,但主事者卻不願承認事實。以低廉的薪資,動不動就來個無薪假、為了降低成本採取外包至上主義.....等等,都只是讓人才流失,無法吸引好的人才進來,屆時企業的競爭力就慢慢的衰敗而不自知,原來煮青蛙的故事還是存在現實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