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用來借鑒的,不是工具

May. 4, 2020

歷史的謎團,與人心不古 144社會觀察

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大陸考古學者,考古阿房宮的真實性,有了重大的突破,似乎歷史還有許多的黑洞沒有被掀開。從很多的野史來說,秦始皇好大喜功,蓋了阿房宮,荒淫無度,杜牧的詩,烘托了阿房宮的宏偉與壯大。項羽一把火燒了阿房宮,綿綿延燒三個月的殘暴,也是很多戲台子的戲碼。

大陸的阿房宮考古小組在西安,經過幾年的考古後,發現到可能根本就沒有阿房宮,也不存在火燒阿房宮的歷史故事。有何根據?當然考古學者有其論點,主要論點是在阿房宮遺址,根本沒有挖到被火焚燒過的痕跡,也沒有建設過房子的跡象。從文獻來看,從決定阿房宮的開始建造,是秦始皇過世前兩年,以當時的技術與勞力,不可能在兩年內完成如此艱鉅的建築物,何況還有長城這等大工程同時在進行。

種種跡象都顯示出阿房宮不存在的事實,那為何杜牧會把阿房宮捧得那麼的偉大與壯觀,綿延百里等於現在的咸陽到臨潼,是不可能甚麼都沒留下。問題來了,那為何世人都罵秦始皇暴君?也罵項羽殘暴,是否有人要秦始皇與項羽背下千古罪名?看來這是一個歷史公案,卻斷不了案的案子,留待給世人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還好,事情過了一兩千年,也沒有後代子孫為受害者抱不平,否則又將是個殺戮的戰場。

為何會談到這裡?就是今天看到一篇評論,評斷丹麥國王賣國與228事件的結合的評論。姑且不管其真實性,寫這篇評論的人,不就與當初要項羽與秦始皇背下千古罪名同樣的心計?歷史是用來警惕的,不是用來清算,遺憾的是,台灣有人故意用一些錯誤觀點,扭曲事實,操弄民心,然後以此為籌碼,如桌上取柑一般,予取予求,那位就是最推寵德川家康的忍者。

228是一個過去的事實,事實不一定有正義,太多的糾結,如果要說問題,早該解決才對,至少阿扁已執政八年。八年期間都不談,也不想處理,等到下台再來談,這不就是司馬昭之心?讓這個案子持續發酵,偶而拿出來晃一晃,失意人士就會被鼓動,反正也沒有輸家,只有不吭聲的人輸了,那就是善良老百姓。放過台灣吧!政客們,不要兩千年後還要考古學者來幫忙還原228事件,那你我都是歷史罪人了。

拋開過去,以歷史為鑑,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才是該有的成熟社會。可惜,媒體與一些拿筆人士,口誅筆伐的讓社會動盪不安,這就是台灣人要的社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