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深化的意識形態的台灣

May. 5, 2020

脫胎換骨靠的不是口號

幾天不在國內,沒想到整個新聞版面一下子就轉台了。很像平常家裡的那一幕,一下子這個畫面,一下子又突然轉到另外一個畫面,似乎那是不同的世界,其實存在同個時段,這就是台灣的現況。有趣與多元,盲目與無聊,加上道義與是非,總是兩條矛盾的平行線交錯著,無解。

Makiyo事件幾乎占據了這幾天的整個畫面,當然毆打人只能說明一些人的那種以自己擁有一切的自卑心態反應出來的自大,用勢力與拳頭來掩飾內心的脆弱的一種反應,本來就不可取。問題是這個事件,到底討論的是甚麼,正義?不平?還是看熱鬧?

台灣社會已慢慢有美國政府的格調,越是死鴨子硬嘴巴的,越會受到嚴厲的批判(像友達的高階主管在LCD反托拉斯法律糾紛中的情況一樣);如果低調一點的話,常常很快的就落幕了,可惜,自卑的人會以大聲來掩蓋不安,以為沉默代表接受就成了據理力爭的唯一解釋,殊不知,現在的台灣沒甚麼多,就是網路上閒著沒事的人太多了。

演藝圈的萬花筒本來就是凡夫俗子看不懂也看不慣的生態,卻也只是井水河水,沒有交集的。年輕人憧憬與嚮往,本來人往高處爬總是好的,只是盲目到成了信仰的話,任何情況都可能出現。Makiyo事件絕非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透露出來的問題又如何,如果這幾天有個大新聞出現,相信誰是Makiyo恐怕幾天後就被遺忘得差不多了。

今天只是想從這個事件來談談管理的幾個問題。管理強調的是預防而非治療;既使治療重視的是隔離,避免事態擴散;事件處理後關注的是再發防止,而非問題的解決而已。.....從這幾個基本原則來看,似乎這個事件還只是停留於事情的現象調查,還談不上要因的分析,更不用談再發防止。

解決問題很重要,但健忘的本性,讓歷史不斷的重演,那只是又一次讓社會活力暫時跳升,很快的又回到原點。看到報紙上對於Makiyo這群人有一個形容,這群人重視「道義」,不管「是非」,但撻伐的聲浪中,好像很少人會對此一現象進行剖析,這個問題是台灣現況很嚴重的現象,只是被另一個名詞給稀釋了,那就是「意識型態」。

政治界哪有是非可言,只因為是政黨(只要能發聲,管他老百姓生活);產業界哪有是非可言,只因為商業利益(會賺錢的是經營之神,管他是否賺黑心錢)等等。今天早上在電台中聽到一位主持人的談話,提到這次的事件發展,台北市處處可見的監視器發揮了監視的功能,心裡好難過。這就如警察告訴老百姓,家裡多裝幾道鎖比較安全,因為小偷有時間壓力,缺忽略了為何會有小偷的問題。不從根本解決問題,不讓老百姓認知偷的行為是錯誤的,反而以小偷的行為來怪老百姓不會自我保護,是天下間的最荒謬的事情。

沒錯,小偷無法根除,那也是社會教育的失敗,才會讓小偷成為職業。應該更深入的說,主政者的目標不也就是讓大家不會想去偷嗎?沒有正確的教育,沒有好的生活條件,天下間幾乎無所不偷,偷職位,偷市場,偷地位,偷工減料,偷斤減兩等等,甚至已發展到搶的地步了,那種檯面上的偷與搶,比起Makiyo事件,大得多了。

是非是台灣人最嚴重的問題,根本還是出在教育上。沒有「社會教育」與「家庭教育」的支撐,加上笑貧不笑娼的社會價值觀,賺錢是唯一,是非觀念在價值觀的搖擺下,慢慢的消失了。媒體上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企業界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賺取黑心錢政治人物的種種眜著良心說瞎話的情事等等.....這些現象並不會被指謫,反而因為有錢,有勢,會成為追逐的目標,引導年輕人的關注與學習,價值觀因此破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