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20

值不值得,市場說的算!

被遺忘的19個管理定律-IX(不值得定律)

人會以處理事情的方法來表現其對價值的態度。如果認為這件事不值得,就會出現敷衍了事的現象,這就是不值得定律的基本概念。相反的,如果一個人認定了價值,就會全力以赴,甚至超出個人的潛能,只因為認為值得。V=F/C(Value = Function/Cost)的公式是價值工程的指標,強調性價比(Function vs. Cost)是每個人朗朗上口的一句話,存在日常周遭的決策與行動,會以此公式為準則的又有幾許!

今天最駭人聽聞的新聞莫過於台南方小弟被殺害的割喉命案,兇手的行徑讓人髮指,更嚴重的是,無動機卻還持續的行為模式,其實就是個人價值觀的扭曲。對社會的仇恨與不平衡心理的反射,以自己的行為模式來表達內心深層的不負責任,卻也是教育體系不健全下的犧牲者。

很多大人(自認為偉大的人)往往會以高高在上的地位來看員工,然員工自有其一套對價值的評斷,一旦認為這件事沒有價值,就不可能投入激情,會出現被冷落的感覺。到底價值的定義要如何下,每個人各有其不同的價值觀,所以才會出現企業共同價值觀的概念。

如果沒有讓員工產生價值觀點,如果只是讓員工聽命行事,應付與敷衍是常態。企業文化就是要塑造一個讓全體同仁有個共同的價值觀,甚麼事該做、甚麼事不該做。幾乎很多企業都會談這一塊,遺憾的是,這一塊只見人資到處抄來一些東西,東施效顰的強加諸於企業,領導都還沒充分理解文化內涵,是否是企業給社會的價值認同,就頒佈了要員工遵行的價值觀,這樣的企業文化,如何不出現「不值得理論」。

好多公司談誠信這個價值觀,一旦碰到關鍵客戶無理要求,為了業績、股價,企業是要接受?還是拒絕?這是價值觀的意義所在。老闆口口聲聲企業社會責任,卻只看到報告寫得很漂亮(有專人操刀,只要付幾個錢就得了),執行度根本是兩回事(要自己先身體力行,那太難了),這種企業,如何讓員工產生值得的感受?

昨天聽到一則不是笑話的笑話,被譽為台灣模範企業的台X電,為了彌補打無薪假第一槍的醜名,開始強調幸福企業,被天下雜誌譽為台灣模範企業。公司現在強調不加班(每周工作時數60小時叫做不加班?),同仁也遵行了,卻是要求外部配合廠商提前一個小時到公司開會,主要原因就是不能加班,可以提前。這就是台灣企業的價值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管他何策,雜誌無策),這就是天下雜誌的模範企業,粗淺、表面化至此,也難怪政府單位都只是強調表面、自我感覺良好。

馬總統前幾天在基督教祈禱大會上,接受十幾位長老的禱告與祈福,長老提出希望在他卸任前,年輕人可以拿到四萬塊的基本薪水的心願.....馬先生接受了祈禱祝福,卻不敢回應四萬塊薪水的心願,是無能、還是無知、還是害怕甚麼?連一個最基本的生活尊嚴的政策都無法提供,還夠資格談歷史定位?

願景是動力的來源,加上價值觀,才是老百姓之福。馬總統的價值觀與老百姓的需求相差太多了,老百姓很在意的,他不認為有價值,所以他受到「不值得定律」的影響,不想承諾薪資政策。歷史定位才是他的重點,但如果政權因此移轉,也就沒有所謂的歷史定位了。或許選票可以改變政客的價值觀也說不定,遺憾的是台灣只能選比較不壞的,無法選好的,就是少了好的,這也是政客長期不改善教育的主因之一--「愚民政策」。(老百姓笨,就容易操弄,製造一些危機,害怕就會就範

周處除三害,除了外部的兩害之外,最大的害就是內心的那份無法被取代的障礙。個人參與的協會也碰到類似的困境,似乎老人干政的問題,在中國人社會看起來很難根除,因為總是有人認為,沒有老人,年輕的跟不上來(官大學問大)。但,放眼世界,年輕才是本錢,自古英雄出少年,老人世界沒有明天。木子總統的干政、張董事長的退不下身來,在在說明台灣的前景堪憂,因為價值觀的扭曲,莫此為甚。

行政團隊最大的問題就是那一群老面孔揮之不去,事務官升上來的政務官,守成有餘,創新不足,擔待更免談,因為其價值觀停留於依法行事以求得安全退休。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的境界,是他們的價值取向,正好與老百姓要的背道而馳,自然會出現不滿的情緒。試想,如果讓公務員一輩子都買不起房子的話,是否公務員就會努力?還是就找不到公務員了?(但年輕人要花14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台北的房子,馬總統大概會說,台灣還有很多的地方還很便宜啊!龜山島?如果可以,我想買....)這就是「不值得定律」的延伸。

「不值得定律」的意義不在於吐槽,而是提醒企業,想要永續經營的話,除了能力外,沒有讓員工產生價值的觀點,都只是敷衍了事。員工沒有激情投入的工作,自然看不到效率,也無法產生價值,企業的成本因此出現(這種成本很多人不知道,這叫做士氣成本,嚴重的還有報復成本)。有這麼多隱藏成本的出現,企業如何不微利?人的潛能無限,如果能夠善用「不值得定律」,提供員工價值取向的認同,反轉成為「值得定律」,沒有不景氣,只有無效率,賺錢是靠領導,而不是靠打混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