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法的世界

May. 21, 2020

2015-6-19

最近台灣瀰漫在一股奇特的社會氛圍,有喜怒哀樂交織著,就像這個沙雕的作品。(兩張相片的意境居然有異曲同工之妙,怪哉,老美還真缺德,要找也照個溫柔點的吧!)

整個台灣像是陷入一個漩渦裡,在漩渦的每個角落,不同的部位,呈現出當下的氣氛。有惶恐、有害怕、有生氣、有徬徨、有想掙脫的那種無奈感覺。整個過程必須在找到出口時,才看得到一絲絲淡淡的喜悅感。

台灣社會這二十年來,被政客操弄到幾近於撕裂,形成了一個二分法的世界。在台灣,最怕的就是聽到有人問你愛不愛台灣。這種話也只有台灣人問得出口,會在以色列愛國軍人訪台時,問上這一句:『你們的愛國教育是如何教導的?』以凸顯台灣人的不恥下問的態度。記得當時看到畫面很尷尬,那些以色列愛國軍人面面相覷,陷入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困境,最後一位軍人惶恐的說了一句話:『愛國也需要學嗎?』

這就是台灣,明明知道不好,有心人士創造了這股惡勢力,就是想藉機收割這股負面能量,以做為未來掌控更大負面力量的籌碼。李登輝把台灣人的民粹思想喚醒,好不容易蔣經國先生費了好大的勁,才讓台灣社會融合得差不多,在還不夠穩固的台灣社會,一下子又回到對立的局面,可稱之為(台獨:台灣毒害)教父級人物,只是梟雄永遠進不了英雄世界。

今天的台灣社會,在徒弟陳水扁先生的帶動之下,更是讓濁水溪更加混濁了。一個無能的領導,本來有很高的信念,卻也陷入困境,才會出現當今的花卉市場(太陽花,以後可能有月亮花、火星花....)、執政黨黨員不敢參加選舉,執政黨領導寧願抱著放棄執政的大帽子,就是沒有信心,以至於讓一個女士看不過而站出來。

從一開始一堆人看好戲,甚至用汙衊的口吻罵不自量力,沒多久時間,急轉直下的民意如潮水,到了已足以正面交鋒的場面了。這種現象姑且稱之為百姓覺醒現象。是偶然?還是鄉愿?都不是,自從馬先生第二任上任以來,種種措施都是利益良善,對台灣社會長久發展是好的政策,只是因為執行力太差,溝通能力太低,加上一堆官僚的揣摩上意作祟,反成了過街老鼠。馬先生本身受到刺激之下,又不敢為自己辯護,形成一種草率決策的印象,民怨聲高勢不可擋,到太陽花學運,更看出整個執政黨內部的那種算計與不顧蒼生的顢頇行為,讓民進黨見縫插針,找到一個機會收割,九合一選舉的結果,讓台灣社會氛圍出現了悶氣球的局勢。

一個漩渦讓民進黨見獵心喜,蔡主席以為準贏了,以勝利者姿態,拜訪美國作客,儼然就是準總統的身份。一堆人急,卻沒有敢說出口,加上政客算計很深,讓老百姓更有不如歸去之嘆。直到洪副院長以女流之輩,打開潘朵拉,讓台灣人眼睛一亮,才看到漩渦的轉向,一絲明光乍現,願意看到一個沒有汙衊與醜化的政治遊戲。要如何做好選舉的準備?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給洪副院長的建議就是保持那份天真與浪漫的情懷,說出真正的自己,台灣需要這樣的領導人的,加油!

看到TIME的相片,以以感受到攝影記者的高度專業,能把一個人的內心如此鮮明的照出來。那種霸道、唯我獨尊、算計與不屑的眼神,就是蔡英文小姐的本尊,不得不為攝影記者的專業按個讚!只是好可怕的企圖心,台灣人好自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