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在乎的東西,是沙漠

May. 21, 2020

2013-9-6

聽說台大有位教授,開了一堂戰後兩岸的經濟發展的課,選修的學生不少。開課的時候教授要求學生自我介紹,結果發覺到學生用了很多的『然後』這個連接詞,可是上下文都沒有連貫,顯然現代的學生並不是把『然後』當成一個連接詞,只是一種口頭禪。為了糾正這樣的問題,教授在課堂上訂下一個規矩,學生只要多說一個『然後』,就要罰款20元,一個學期下來居然罰了2,3千塊。有學生把這種現象PO在網路上,引起一些網友的質疑,有人認為過了頭了。

這只是小事一樁,看起來無傷,就當作是個茶餘飯後的話題,但這個問題嚴重的威脅到台灣(應該說是中華文化)的失落。在台灣類似的問題不甚枚舉,QBQ才是關鍵。有位名主持人在節目中提到,這位老師如果以自願性的方式邀學生參與,應該可以避免爭議.....殊不知,這才是問題的根源,因為主持人認為這是一個不夠周延的考量,而不是這樣的現象該不該討論。

現在台灣在漢學的失落方面,最嚴重的問題應該屬形容詞『最高級』的用法。幾乎所有的主持人在使用最高級時,如:『世界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XX是最美麗的女人之一』,『某某公司是最有競爭力的公司之一』......等等,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個問題。如果用英文來說,那就是One of the greatest President的用法也屬正確囉?最高級不就意味著在這個領域的最高的形容詞嗎?有了更高的,那就不是最高級了才對啊!可是我們很進步,把很多最高級群組化了,結果是大家都是最高級,應該說這也是小島國民的心理反射吧!

這個問題個人曾經請教過名英文老師--徐薇老師,在他的部落格留下如此的疑問,徐薇老師也回答沒有問題,因為最高級也有族群....,最高級不就是只有一個嗎?這樣的問題被習以為常的應用著,沒有人探討適合與否,以至於出現了台大教授的這個措施,自然會有格格不入的感覺。『目前現在』這樣的用法,對台灣人來說,那是司空見慣的事,何必多事?這就是台灣現況的QBQ,一個文化失落的香格里拉。台灣人現在只關心科技與趨勢,對於文化已不再是主流價值觀了,自然不會有人關注。

眼見台灣人的創意與冒險精神逐漸凋零,只看到表面的和諧與錯誤的民意當道。政客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操弄民意;在位者只抱著息事寧人、無事即好事的鴕鳥心態,讓很多的問題積非成是,很多的冒險與創新的觀念被扼殺了。基隆市的巨石事件,看到一個最沒有創意與最沒有環保意識的處置措施。沒有人敢提出更有效與價值的想法,誠如媒體說的,再落一顆石頭就不可原諒這句話,所有的政客與專家都不敢提觀點了。重點是目前的做法正確嗎?沒有後遺症嗎?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一個白目士兵、一個霸權士官長、一位無能的連長、加上官運不佳的副旅長、結果無能為力的國防部長與不知做了何事的總統,就在媒體的濫權與一個錯誤的被害者的訴求下,做了最壞的決策--修改一個沒有問題的法條,這就是台灣理智的失落。法條沒錯,只因執行上的偏差,結果想以修改法條來改正執行面的問題,那是問題解決的大忌,後遺症無窮,有人會平心靜氣的討論這個問題嗎?

立法院躺了多少攸關民生法案,浪費多少民脂民膏,只有在可以表現形式正義的時候,極度效率化的作為下修了法,卻不知悄悄的把這個很多單位給報銷了。關說疑雲、政黨協商的亂象、有幾個立法諸公可以摸著良心說自己為後代子孫負責?反核四,美其名是為台灣負責。如果沒有人吵的話,會有立法委員願意堅持嗎?不會的,失落的文化世界,凡事講究的就是對自己有利,對政黨有利,其他的不用管,台灣人健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