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排名為何退步?

May. 21, 2020

2014-9-4

台灣是個創新爆發力最高的地方,每天不斷地有爆炸性的議題出現。要在別個國家,可能早就處理完畢,歸于塵土的事情,在台灣都還會出現爆炸性的發展。復興 航空空難、高雄氣爆事件也不過多久的事,似乎已開始被淡忘了。要不是有人於心難安,覺得領補助金有點名不正、言不順,退回受災戶補助的申請,相信很多人都忘了還有這件事。我們無法想像高雄市政府的效率有這麼高,四十多億元的捐款,一下子花到剩下六億元。這是台灣人的鄉愿,讓台積電出了一點鋒頭,地方政府的責任,卻要老百姓捐款,還要比高低,真不知台灣人的頭腦裝的是甚麼,財大氣粗?不是天災,只見人禍,捐款不等於宣告市政府可以不要了,不是嗎?

這兩天熱門的話題,一下子轉到更高層級的WEF的國家競爭力排名的話題。WEF剛公佈的國家競爭力排名,台灣一下子跌了2名,從總統府到行政院 各部會,如喪考妣的陷入愁雲慘霧之中,有那麼嚴重嗎?比起22K的問題,WEF競爭力排名是微不足道的一個指標,卻被政治人物拿放大鏡來標榜自己的能力,結果飲鴆止渴的問題出現了。

重視表面的指標,是會讀書學者的強項,馬先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把雞毛當令箭,不務實的只看碗外不看碗內的施政作風,讓各部會只為了指標而努力,結果看到手段的飛舞,看不到目的的呈現,價值銷聲匿跡,就是今日的寫照。

國家競爭力排名高就會得到尊重?老百姓沒有錢,永遠抬不起頭,只看幾個大企業家,橫行霸道的巧取豪奪,這個國家如何會安定。敢作亂就有地位,來個月亮花又如何?一群違法犯紀的小鬼頭,卻無能取締與懲治,競爭力的意義在哪?

這次退步最大的項目是採購成熟度與創新能力兩部份。很慚愧,這兩個項目就是個人一直大力推動的項目,卻還落到此一結果,令人感慨。台灣有人敢談採購倫理嗎?只談考證,哪管倫理;只要把國外的東西搬進來,照抄就是專家了,還管倫理不倫理。這就是當今社會的亂象根源之一,看到證照制度在國外盛行,以為推動證照制度,就可以富國強民,卻不管其中的文化差異與從根本的教育著手。

職訓局的TTQS成就了一些企管公司的業務,最近的職能定義將又帶動台灣另一波的表面文章。指標的盛行,很符合馬先生的口味,卻會讓台灣的職能教育退步,甚至誤導(這個話題以後再談)。採購的成熟度,指的是甚麼職能?不是專業的硬實力,是核心職能的軟實力,如何的評估?只要一個降低成本指標不改,一切免談!

另外一項退步的是創新。國內企業都大言不讒的標榜創新能力的偉大,台灣的得獎牌數世界排名也是不容小覷,為何在別人眼中還是退步?創新的意義與國內老闆與官員們談的東西不一樣,國內談的創新是一點光,而不是遍地開花,於是很多的點子被看成創新來看待,意義自然不一樣。

管仲閔先生好久沒說話了,這位博士很有涵量,一語驚人,把競爭力排名退步歸咎於太陽花學運(那不該用學運兩個字,是一種暴亂,如何能稱得上運動?),這位仁兄最了不起的就是從來自信心都很強,永遠是別人的無能,而不是他的錯。

現在部門的名稱已改為國發會了,意味著國家發展的規劃與推動的任務是這個部會的職責。如果競爭力排名那麼的重要,領導人這麼在意,那就該提出提升競爭力的目標與想法,而不是只會放馬後炮,再把槍口往外,事不關己。競爭力排名不是等著別人評比,是自己訂下目標,以標竿的方式,突破困境以爭取治國的最大價值

台灣這十幾年來的最大問題就是法律治國,兩個學法律的菁英,一個從法律中找到對自己最大利益的基礎,自動自發(自己動手,自己發財),最後窮得只剩下錢。另一個是把法律當政治,一切依法行政,卻不知政治就是讓法律更務實、更有生活觀的普羅大眾學。結果把自己陷入孫子兵法所談的『為將五危』之中,難以自拔。

聽過馬先生演講過幾次,唯一的感觸是馬先生適合當學者,對數字與指標特別清楚,就是提不出願景與策略等宏觀面的東西。因為躍進就必須挑戰既有的基礎,這又是把法律當三餐的人最不敢、也不想碰的問題,結果就是窮得只剩下『依法行事』四個字。

馬先生演講的內容不像是領導的演講稿,倒像是企劃人員的提案書,要爭取同意,拼命談好的指標的那份渴求,而忘了他的身份。要不就是幕僚太差了,要不就是馬先生太Low end了,總之,這就是競爭力議題發酵的主因,少了國家發展願景與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