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最沒有責任

May. 21, 2020

2014-9-9

早上聽到衛福部公佈的餿水油檢驗結果,整個心都涼了一大截,對公務員的顢頇,已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了。腦殘無藥醫,這件事只告訴老百姓,台灣政府的檢驗與認證是沒有用的。先是不敢稱餿水油,只用劣質豬油稱之。劣質豬油意味著合法,只是品質差一點,並未違法。.....公務員在害怕甚麼?難道說真的有官商勾結的情事嗎?

沒想到幾天後,出現了今天這樣的新聞,這樣的食品安全管理,如何讓老百姓安心?公務員,你們拿薪水拿得心安嗎?行政院 長江先生,你坐在那個位子安穩嗎?登個玉山 可以表達高高在上的意念,卻無能為力把食品安全做好,這樣的團隊還有何價值可言?比一個前科累累的黑心油行老闆都不如!

這件事意味著政府昭告天下,拿到國家證照(台灣現況證照滿天飛,年輕人以一照在身,終身受用為理想,沒想到被政府給打垮了,TTQS、GMP、PMP、CPP、ISO、HACCP、國品獎、優良商人、......有用嗎?如果有用的話,這些事件不該會發生的)不代表沒事。有GMP認證的公司照常出事,有問題的餿水製造出來的油,居然主事單位檢驗不出問題。也就是說,以後政府機構檢驗沒問題的東西,不代表沒問題,只是公務員為企業解套與顢頇的逃避責任之說,老百姓要自求多福。

如果餿水製出的油沒問題,為何不獎勵?那不是很大的環保突破嗎?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術,不是又可以為台灣的世界第一添一樁嗎?鄉愿與不負責任的態度,是今天食品安全問題無法斷絕的主因。拿到GMP不代表沒問題,就像是通過TTQS評核,不代表內部教育練就是正常的的道理一樣。太多的賺錢顧問公司與政府機構幫忙做假,上下其手的結果,就是一個無法信任的政府體系。

食品與藥品都一樣,非立即反應的情況太多了,很多的問題是積累與長期的,所以只能源流管理。只要使用的原材料有問題,就不該被拿來使用,才能杜絕一些當代科技無法辨別的領域。無法檢驗出問題,有兩種解釋:一是真的沒問題,那食品安全衛生法都要全面修改了,因為技術與生活的界線要重新定義;二是代表現在的檢驗技術有問題,無法檢驗出真正有害物質。那更可怕,無知讓未知的問題擴散到一發不可收拾。

廠商再如何黑心,生意人如何的昧著良心投機取巧,只要檢驗方法有效,最後總還有最後一道防線把關,至少不會讓企業存在鑽漏洞的心理。德國人笑台灣人,這種情形斷然不會在德國出現的,還是台灣人行。生意人行,公務員更行。美國網路新聞刊出台灣的食品安全,一而再地出現食品安全,顯示政府機構無能到極點。現在連最後一道防線都出問題了,這些衛福部的人員大概還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一群沒有頭腦的公務員,為何要納稅養它們(對不起!用這個字眼是內心的反應)?這些人盡可以以依法行事來塘塞,滿足大老 闆的價值觀,卻無法杜悠悠大眾之口。這就是台灣現況的問題,只有政治,沒有生活品質。萬事皆因政治起,馬先生,江院長,該給個說帖吧!以現況的氛圍去登玉山 ,你不覺得太白目了?(對不起,恕小生無法用您稱呼,因為現在檯面上的人物還不夠格用您這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