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的大轉身

May. 22, 2020

台灣人的宿命--微利卻不知為何-III(智慧財產權產值逆差的原因)

智財戰是踏入高科技領域的入學考試,三十年來,智慧財產權的戰爭,也產生了根本的變化,從防守型的專利侵權閃避,到今日成了攻擊型的競爭武器,變化之大也著實令人不得不注意。以前專利管理的重點是不去侵犯別人為原則,提出專利申請是以對自己有用的技術為主軸,用來保護自己,對自己沒有用的東西,棄之如敝履。最典型的就是當初HP放棄庫克先生PC的專利,Apple公司因此產生,才有Apple-II的問世,也因此改變了世界。

對HP而言,生產儀器利潤之高,根本看不起PC這樣的小玩意,放棄專利權也是當初環境的必然思維;友達併購西門子案件,有六百多件的專利,李焜耀先生認為被騙了,因為對友達有用的只有區區九件;這就是傳統的專利戰略思維,防守與資產的概念。1989年柯達與拍立得的專利官司,柯達被控侵犯拍立得專利,訴訟多年後,柯達敗訴,賠償US$8.9億,當時大家都認為是天價,現在看來,只是小菜一盤。1993年,Liton公司與Honeywell因為雷射陀螺儀的專利官司,後來Honeywell敗訴,賠了US$12億的案件,在當時又是一個天價,但都還是在防守與保護戰略上的個案。

現在的專利管理戰略則不一樣,自己有沒有用不重要,是別人有沒有用才是重點。專利不只是要保護自己,還需要有攻擊力,從防守型的專利戰走向攻擊型的智慧財產權主張,專利成了市場競爭武器。如何佈下天羅地網,像一隻大傘似的,罩住陽光,是申請專利的目光聚焦所在。這種大傘式的專利,沒有基礎研究的功夫是不可能出現的。

白光LED的專利地圖中,有一堆的人在輝度方面做文章;也有人在散熱方面尋求突破;也有人以組裝的方式(聚光、Housing)來強調效能,但都無濟於事,這些都只是在高速公路旁開店拉生意,只是枝微末節的專利,還是躲不開日亞鋪天蓋地的專利陰影。台灣人能夠做的就是應用面的專利,只因為少了基礎研究的能量。反觀國外的企業,會從製程上面著手,來避免專利侵權,如:OSRON、GREE等。

要真正突破LED的專利地雷,必須從產品的製造技術根源談起,從市場需求來談技術需求,現況LED的問題就是太貴、效能不佳,要普及到家庭取代日光燈,現在的LED製程(採取IC製程,設備投資吃掉大部分的成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從原材料到製造技術根本的重新思考,才是關鍵。然要做這些事,就必須從基礎研究,材料科學方面著手,可惜,這又是台灣的罩門,因為沒有人會去想這些事(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國科會與工研院),也沒有人願意做這些事(投資回收與風險高),自然就得用錢買智慧財產權,很公平啊!

張忠謀董事長提到,台積電研究LED專利地圖一年了,都還沒看出地雷在哪....沒想到以張董事長號稱IC教父的身分,對專利的認知,居然還是這麼的表面。用IC製程的頭腦來看LED產業本來就是無解,是用牛刀殺雞的問題。台積電有基礎研究嗎?沒有,只靠製造技術開發(設備投資)的能力,是無法改變這個事實的。專利如果那麼簡單可得,為何先進企業動不動就是投資上百億美金進行研究開發?那不是花在設備上的,最重要的基礎研究的科技探索上,花費很大。(如果錢可以買到的設備,意味著只要有錢就可以做的產業,競爭的優勢是比管理,無法比技術的,最後終究會在價格上決勝負)

台灣IC的設備產能過剩,特別是一些舊廠,最好的市場是轉型生產MEMS(動感元件或是陀螺儀等),是一塊甜頭十足的處女地。可惜,少量多樣與類比技術整合,各方面條件上都不容易上手,讓很多人不太喜歡,卻平白的又讓一個很好的產業跑掉。

要談智慧財產權逆差,絕不是行政院成立一個智慧財產權公司可以見效的(那會見笑,讓人笑掉大牙,因為只會收錢,會成為另一害。看看政府成立的公司,有那些有好下場的。看來陳沖院長大概被有感經濟的三個月期限給逼急了,有點病急亂投醫的味道)。還是上篇文章所提的,從品牌的建立與商品企劃人才的培育,研究發展人才培育(教育的根本改革與價值觀的調整)、研究發展的體制與環境構建(開發支援環境,標準化、技術情報、技術戰略、設備等),及企業研究與發展的獎勵(不要誤解了,不是產品開發的補助,是技術發展的獎勵。以台灣企業的賭性堅強特性來看,必須紅蘿蔔與棒子齊下才可能有效,否則就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工研院將又多了一個營業項目--代企業撰寫投資補助申請計畫書,一份收費XXX萬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