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官體系的沈淪

May. 24, 2020

2014-12-10

平常只聽到很多人罵公務員,顢頇、不作為、卻享受國家待遇.....等等的話題,有時也不免為公務員叫屈,如果文官體系不建立價值觀,公務員又能如何?一個沒有願景的單位,又如何期求下屬能夠有創意?重點在於組織文化與價值觀!

今天台灣的困境在於價值觀的扭曲,總統個人的潔癖,少了有效的溝通,讓公務體系誤解,公務員只能依法行事,卻甚麼也不用做。在一個只懂得依法行事的組織,是不可能看到價值的活動,最近就又碰到一件倒退十年的事情,值得在此與諸君談談。

如果台灣還想成長,如果台灣想要薪資水平突破四小龍之末的困境(韓國為台灣之兩倍),公務體系不大幅度的改革,那只是緣木求魚,不可能改變的。可惜,行政院再造的結果,是公務員人數更多,效率更差了,因為主計室都在讓流程複雜化。

平常幫生產力中心講課,以往差旅費就是以一個精算過的費用,由單位直接付給老師,很單純,也很清楚,沒有任何爭議,卻很有效率。加上悠遊卡的使用,趕時間之下也不需要到櫃檯買票,相當便利。行之有年的作法,突然間來了一份郵件,告知以後要附高鐵票的票根,如果以悠遊卡進站,也需要申請購票證明.....有點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記悶棍的感覺,這是為何?怎麼又走回頭路?

請教了生產力中心的承辦人員,才知道原來生產力中心隸屬經濟部,經濟部最近下條子,要求必須有單據核銷,所以需要高鐵的票據。心裡好難過,原來台灣的公務體系沒效率,就是如此來的,一個根本不懂價值管理的經濟部,如何協助企業脫困?了不起就是創造更多的公務員職缺,讓行政院再造越改造人越多。

以前的做法是流程管理上最有效的做法,對單位與出差人而言,雙方面都省事。或許經濟部的主計單位會說,有人可能以台鐵報高鐵帳。可能,但不要忘了,這樣做要付出的時間成本增加多少主計單位是否核計過?台灣無法進步的元兇在於主計單位的說法,一點都不誇張,眼中只有稽核與管控,卻不思改變的公務員,只會是落後的幫兇,牽絆進步的網子!

公務員不是沒有改善的動力,報稅系統都可以做到遇零不繳,有零必付,以報稅義務人最大利益為前提,創造出來的價值難以估計,單單每年報稅省下來的交通成本,就不止當初投資的三億台幣所能比擬的。今天經濟部主計單位的要求,只是為管理而管理的一個思維產物,可怕的是經濟官員沒有人會認為不對,生產力中心的主事者也不會據理力爭,整個台灣陷入一個聽命行事的泥淖,如何進步?如何踏出去?

這樣的改變成本增加多少大概主計單位不懂,也不想懂,我來幫主計單位合計合計一番。首先,需要單據核銷,那出差人無法當面給單據,必須回到家後才能寄出單據,因此生產力中心的經辦必須附上回郵信封,這是第一筆多出來的開銷。

其次,出差人必須跑一趟郵局寄信,這是第二筆費用;其次,生產力中心的付款不得不要拆開成兩筆費用匯款,第一筆是鐘點費,第二筆是交通費,有兩筆的手續費,不管由誰來負擔,都是不必要的成本。而且生產力中心還有一筆隱形成本,就是隨時要注意出差人寄回來的票據,還要做兩份傳票。如果出差人沒有及時回寄,經辦人就必須隨時提醒,否則無法銷帳,這些都是看不到的成本。

一個不合理的要求,每筆差旅費的處理費用,最少要增加百元以上的成本,這些都是主計單位看不到的惡所導致的結果。公務員,要好好加油了,文官體系的培訓也慢慢鬆懈了。以前還有個文官培訓體系,現在的公務單位寧願把錢拿去放煙火,就是不思如何提升公務員與時俱增的思想與能力,這樣的台灣,如何有救?

勞動力發展署推動TTQS與職能定義,卻改變不了本身體系的職能落差,多麼的諷刺與誇張。台灣想進步,就從公務體系開始,不要讓一流人才進入二流機構,只看到三流產出。主計處建議裁撤,這個單位對台灣的整體發展一點貢獻都沒有,只看到管理與花錢,又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