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5, 2020

也是奶水的功勞

2014-11-26

今天參加TTQS的活動,是金牌頒證與TTQS更名的活動。有一份難以言傳的複雜心情,七年了,是真的犯了七年之癢的毛病了嗎?TTQS,一個還沒長大就要夭折的系統,讓人有不勝吁噓之嘆。早上有許士軍教授的演講,衝著這點,總是要去聆聽一下大師的高見,畢竟在台灣要找個這樣低調的大師級教授不容易了。

一個小時的演講,時間不夠當然是主因,讓許教授無法暢所欲言,有意猶未盡的感嘆。世事就是如此,永遠有說不完的故事,與話匣子打開停不下來的職業特性。只是聽完許教授的一席話,心裡好沉悶,這就是台灣嗎?連大師級的許教授,可以封為國師的管理大師,都還是口口聲聲的抱怨系統的缺失,卻只能在非正式場合說出來讓觀眾心有戚戚焉的,會心微笑。

許教授桃李滿天下,學生不乏在政府機構當官,而且官拜高位,卻只能點出行政體系的僵化與無價值思維。許教授提到的,當然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這些高官對於當今社會的亂象都知道,只是身在那個紅門後面,甚麼都不想講,有明哲保身的味道,卻少了文人該有的風範。說白了一點,就是沒有肩膀。

這樣的官場文化,公家機關舉行的會議,出席車馬費一律2,000元,便當也只是普通的餐盒。TTQS的顧問與委員出席鐘點費只有每小時1,200元,這樣的低價思維,也難怪22K的低薪情況無法改變,只因為行政院帶頭做出沒價值的事情。不敢給、不想給、無法給都是問題,主要是行政院沒有高度、無能(應該說是高高在上的驕傲吧!),才無法給一個比較能夠拿出去與別人相提並論的價值定位。

行政官員為五斗米折腰,無可厚非,那是一個人讀一輩子的書,就是想得到這個鐵飯碗,自然不想輕易打破,也就裝傻般的過個聰明白癡的現代戲。然許教授貴為大師級的教授,與行政院 聘請的一堆專家教授,為何無法挺起桿子糾正行政官員的錯誤思維?只能在事後或非正式場合,發發牢騷而已?如果教授只為五斗米折腰,只想依靠行政院的微薄奶水,那也是台灣的另一種悲哀!

TTQS的問題在於越來越ISO化,也就是越來越表面化。遽聞勞動力發展署有意發展顧問認證制度,這樣的點子不知來自於何處,只是這些人是否想過,GMP的下場就是因為有認證制度所導致的結果。一個被誤導的認證制度,只會帶給外界更不信任的基礎,重點在於設計制度與執行制度本身就是問題重重的單位,那就是行政院 。只要回頭看看GMP等認證制度的錯誤百出,行政院找到了解決方案?有效的處理了嗎?一堆認證單位如SGS、以及ISO認證單位,台灣的食品安全反而更猖獗,只因為有認證背書。

行政院 體系下是無法推動任何認證制度的,以現在的架構與思維,只有死路一條,製造更多的假象,可能會把台灣還有一點點價值的顧問,都逼到做假的世界中餵魚(政府補助案)了!好想請教許教授,在行政院的任何會議中,為何不把薪水低的事實好好的替政府官員洗腦?只任憑主計處亂搞得把價值當蘆葦踩?或許許教授會認為狗吠火車,螳臂擋車沒有甚麼意義,但這不就是政府官員麻木不仁的主因嗎?就是因為沒有人敢說,都是需要靠行政院的奶水。

看到今天表揚的金牌得主,是該高興?還是該好好的沉澱,這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