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的血庫如果都在雲端?

Jun. 7, 2020

雲端服務的陷阱 2013-9--1

終於看到Yahoo要關掉部落格的消息了。對於雲端才是王道的推崇者而言,不知有何想法?租借雲端設備或是服務,就如同利用別人的伺服器或是平台做專利搜尋一樣,把自己的行蹤完全的暴露在一個沒有保障的世界。哪一天,只要公司政策一改,可能帶來的傷害有多大,沒人能說個清楚,雲端服務是個陷阱,卻讓很多人栽了進去還不自知,Yahoo又是一個證明。

評估雲端服務已有好一陣子了,對於一個飄泊不定的旅人而言,雲端服務是個很吸引人的名詞,總是下不了手,已經有過好幾次不愉快的經驗了。在大陸也開設過一個部落格,是利用讀者文摘的平台。本以為應該很穩定的網路服務,沒想到突然有一天,平台技術更新後,甚麼東西都沒了,一切重來....那種挫折感有多重,可想而知。文章越多,心裡就越不平衡,算了,誰叫這是免費的,這就叫免費代價高!

後來又在別的平台上弄了一個新的部落格,還是一樣,說變就變,最後也只好停止發佈文章了。你說大陸人沒有品質保證能力、沒信用,也不見得,微軟的一個部落格(Hotmail)也不是賣給了Wordpress這家公司。還好這家公司負責任,還能夠維持服務,也設計軟體幫忙移轉內容,否則又是一個痛苦經驗,這就是免費的代價。但又有誰能保證以後不會轉賣出去?這是個網路戰國的時代,分分合合是天經地義的事,使用者自己考慮清楚就是了。

昨天(2013/09/02)在飛機上,看到聯合報的報導,其中第三版整個版面都在談台灣的菁英教育,版面標題是:『台灣還在廉價培育菁英!』看到這些報導,感觸很多,到底台灣人的頭腦在想些甚麼?到底台灣的教育的宗旨與目的又為了甚麼?是為了拿貝爾獎而實施菁英教育嗎?本末倒置的問題卻出現在一堆學者甚至校長的口中,不知台灣的教育還有沒有明天。

記得有一次,楊振寧博士在北大演講,大師開講自然人潮洶湧,座無虛席。楊博士演講結束後,到了Q&A的時段,有位清大的年輕教授舉手提問。這位年輕教授問楊博士:『該如何選主題比較有機會得到諾貝爾獎?』很多人還附和著認為這是個好問題,沒想到楊博士頓時臉色難看,義正嚴詞的回道:『諾貝爾獎是頒給那些對人類有貢獻的研究,眼中只有諾貝爾獎,就沒有諾貝爾獎。只想拿諾貝爾獎的研究,只會投其所好,研究出來的東西,不一定對人類有貢獻,那是不可能得諾貝爾獎的!』害得那位年輕教授臉色一青一白的,有那種無地自容的窘境。沒想到這一幕居然也出現在台灣,而且是一堆校長與學者,不知道台灣的教育宗旨哪裡去了!

韓國人菁英培育,就是為了諾貝爾獎嗎?培育精英如果只是為了諾貝爾獎,結果用錯了地方,危害人類,那也是人類之福嗎?出了一位李X哲博士,已經把台灣的教改改得不成樣了,還需要一堆諾貝爾獎得主嗎?台灣需要的絕不是諾貝爾獎,而是有自我思考與學習能力的獨立個體,不知這些教授是否想要藉此爭取更多的資源以方便自己的研究?(話是重了些,卻有不得不說的痛)

以下是今天的新聞報導(2013/09/04),看到這報導後,讓人不覺得要懷疑這些國際機構報導的嚴謹性與價值性。有競爭力的國家卻生活得苦哈哈,沒有競爭力的國家卻是台灣人每天擔心的對手,不知道是這些機構在調查對象的信度與效度出了問題?還是根本上調查結構有盲點?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魯塞爾4日專電)世界經濟論壇(WEF)專家蓋格說,台灣競爭力排名上表現穩定,在創新方面尤其優秀,若要進一步提升競爭力,應加強政府效能、提供穩定政策。

WEF調查148個經濟體,今天發布「2013-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前10名依序為瑞士新加坡芬蘭德國美國瑞典香港荷蘭日本英國

台灣今年第12名,較去年進步1名。台灣在創新指標上表現不俗(卻每天害怕開放),在發展程度上,WEF將台灣列為先進的「創新驅動」階段(勞工薪資在四小龍敬陪末座,這種競爭力的意義何在?)。

WEF全球競爭力及表現中心副主任蓋格(ThierryGeiger)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與去年相較,台灣今年在各項指標積分幾乎相同,表現穩定,但在創新方面很優秀,於「創新」單項排名第8,是維持競爭力的關鍵之一。

他說,亞洲4小龍中,新加坡排名第2,香港第7,台灣第12,表現都很好,僅韓國跌落6名成為第25名。

這麼有創新的國家,這麼有競爭力的地方,勞工薪資居然是沒有競爭力國家的六成不到(韓國),這種競爭力的意義又在哪?國際單位的學者可以用很多迷人的調查數據來凸顯他們的存在價值,被調查的單位更以這些虛無的數據自我感覺良好,這是一個缺乏自信基礎的國度,窮得只剩下這些數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