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糕的公民教育

Jun. 7, 2020

服貿事件看台灣人的膚淺-III 2014-3-27

 

小明與爺爺在客廳看電視,轉到新聞台,看到一堆學生霸佔立法院的影像,小明好奇的問道:爺爺,這些人在幹嘛呀?

爺爺搔搔頭髮,面有難色地不知該如何回答。照實回答,等於給小孩子一個最錯誤的示範;不照實回答,又將失去一個機會教育。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回答。

爺爺:喔!這是一群學生,看到立法院沒有甚麼用,平常吵吵鬧鬧的,是個學習拆爛污很好的場所。再說學校無聊,所以到立法院想找看看有沒有刺激的事。

小明:找刺激的事?學校無聊?爺爺!那我以後也要到那些無聊的學校上課嗎?

爺爺:不不不,會覺得無聊的是因為有些老師(如台大經濟系的鄭教授)沒有東西教,就找立法院當題材,讓學生去好好的上個公民課。

小明:那他們到立法院是上甚麼課啊?是不是很好玩?

爺爺:不!那是一個很嚴肅的治國課題,是台灣與中國大陸簽訂的合作協議,叫做服務貿易協定,簡稱服貿協議。那位台大經濟系教授大概因為沒有被邀請當顧問,心裡不服氣,故意找一些似是而非的論點,讓學生去攪局,反正教授可以樂得不上課,又可以好好收割,何樂而不為。

爺爺又說了:這個課一點都不好玩,對台灣很重要,但因為有些人會受到影響,所以那些人就心生畏懼的出面阻攔,鬧了很久了。

小明:為何有些人會怕?不是都是為台灣好的嗎?

爺爺: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妙,越沒有自信的人,就越容易害怕,就會用表面的自尊來掩蓋其內心的畏懼,這就是台灣人說的,大聲有理。如那位前國策顧問郝XX,就是因為本身的業務害怕被侵吞,第一個反對的就是他。

小明:既然是國策顧問,不是總統的諮詢對象嗎?為何還會害怕?

爺爺:這就回到馬先生的用人哲學。馬先生一直想要塑造一個沒有對立的國家,也想要成為全民總統,因此在很多地方,都啟用了理念不是很契合的人,不管能力夠不夠。這種表面和諧的組織,一旦動到本身利益關係,自然會反彈,這時已沒有朋友與理念了,唯利是圖。所以馬先生不會用人是主因。

小明:馬先生不會用人?他不是哈佛高材生嗎?怎會連最基本的用人都做不好?

爺爺:哈佛大學的高材生會讀書,但不會生活。他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讀書匠,所以不懂生活的需求在哪。加上會讀書的特質,對讀書人特別有好感,那怕能力不夠,所以他的團隊的博士學位可以算是世界第一的多。遺憾的是學歷高卻能力不見得好,這點是人的盲點,因為看不到自己的弱點,也就自然會喜歡那種與自己同樣條件的人,這就是同質化。

小明:同質化?是甚麼意思啊!是不是指那些都只認為自己是對的人啊?

爺爺:不不不,同質化指的是一群人都是一個模子出來的,行事、作風與思想方式都一樣,就好像一群的機器人一樣。

小明若有領悟地:那立法院的那一群學生就是同質化囉?還有同質化有甚麼不好?不是都很和氣,適應中國人的和為貴的氣氛嗎?

爺爺:那群學生不能稱為同質化,他們叫做單元思想,無法容納多元思想的一群。雖然這幾天佔據立法院看來都是一夥的,但其實只是臭味相投,很多人是利用這些年輕人的無知,把台灣撕裂成兩大板塊,涇渭分明,容不下不同的聲音,唯我獨尊!

小明:喔???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