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他人大自己,加上大人沒能力

Jun. 7, 2020

服貿事件看台灣人的膚淺-IV 2014-3-29

話說小明對於反服貿霸佔立法院的事情,充滿迷惑的眼神,腦子直想著,為何學生不上課要去立法院?為何學生不上課,教授不緊張?為何學生不回家,家長都不擔心?為何?????一堆的問號,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爺爺看到小明的迷惑眼神,也想藉此事件來個機會教育,就在家裡開了一堂公民教育,一堂台灣學校教育沒有教的學門。上期提到馬先生用人,暫且在此帶過,就繼續來談談後續的發展。

小明:爺爺!這些學生都不用上課,那考試怎麼辦?

爺爺:這是個問題,但因為大人怕事,教授又喜歡鬧事,學生又樂得被捧在手心上,管它是否轟天雷,不上課沒學到東西,只要能夠在媒體曝光,學習就不是重點了。

小明:喔!是這樣子的啊!對啦!爺爺,學生裡面不是有一位叫甚麼來著的,對了,就是陳飛帆,他在媒體面前侃侃而談,語氣咄咄逼人,很有群眾魅力耶!我也要跟他一樣!

爺爺:不不不,小明啊!理直的人不用氣壯,氣壯的人往往理不直。學生就是因為沒有目標,與打一些爭取未來政治本錢的如意算盤,如果沒有表現得理直氣壯,就得不到媒體的青睞,自然要慷慨激昂,才能吸睛。至於有沒有理念,只要看他講話就可以知道,一個只會要求別人,從沒有說過自己為何會有此主張的論點,就是因為沒信心,提不出自己的主張,假裝出來的氣勢,這也是被利用者的通病。

小明:提不出主張,不是因為有主張才出來運動的嗎?

爺爺: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群學生是受到利用,後面有一隻手把這群學生往前推,學生只要聽到媒體相機的聲音就迷失方向了,自然提不出主張。就是一群被利用的空中大學。(空有大腦的學生)。最早的時候是反程序正義,但國會議長不吭聲,意味著默許,助長了這群學生的氣焰。加上立法院中有很多民進黨的委員,平常只能靠打架與霸佔來表現自己還在,現在有這樣的機會,自然希望越亂越好。在一仗默許,委員助興之下,慢慢的失焦了。開始要求服貿協議退回、立法監督兩岸協議等等的訴求,這些就是成語所說的得寸進尺,要怪誰?

小明:喔!是這樣子的啊!也是,好想要求越來越多,甚至要求委員承諾才願意罷手。爺爺,這種做法是不是很有戰略?

爺爺:沒錯,這是很高明的戰略,就是鯨吞蠶食戰略,只是這種戰略大概不是這群小毛頭想得出來的。但這種作法,只凸顯這群人沒有智慧,不懂得政治之道。當然有人看準馬英九先生的技窮,見縫插針,就是要國家亂,再把責任往他身上推。要委員承諾,那就是違法民主的基本精神,綁架個人意志,也是一種違反選舉罷免法精神,這群人又多了一條罪狀。至於從管理的角度來思考,這群人還不值得以管理來批判,因為政治系與經濟系的教授教不出管理能力,不用太苛求。

小明:喔!看來這件事真的問題多多。對了,爺爺!他們不是說要先怎麼樣再怎麼樣嗎?這不就是您常提到的談判的原則嗎?先要求別人再給於對價,這有何不妥?

爺爺:深懂談判技巧的人都知道,談判是經過不斷的探索與調適,雙方都在追求對自己的最大利益。但還有一個原則是雙方都有退讓的準備,否則只有破局。這群學生沒有成本,成本在國家機器上。國會議長反正樂得清閒,傷的是政敵,何樂而不為,才會出現如此跋扈的思想。可惜,鄉愿的台灣人就把這群小毛頭捧上天,只因為政府顢頇與不守法、瀆職,才會出現這種怪現象。可惜啊!台灣人把民主與自由的公民教育都給還了學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