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課的Design

Jun. 25, 2020

2020-6-25

Design還有一塊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領域,就是訓練機構版所提到的-公開課的Design。

不都是一樣嗎?很多人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還有很多的東西要談。首先,課程對訓練機構(如:中國生產力中心等等)而言,是屬於什麼類別?標準化課程?客製化課程?還是...?

對訓練機構來說,課程並非訓練機構的能力,而是產品。課程設計出來,是要賣錢的,就像一般商品一樣。課程設計的好與不好,反應出來的是課程的成課率有多高。很多顧問與委員把訓練機構的課程當成內部的能力來解讀,是有問題的。

當然,有很多是法律規定的專業能力,譬如:金融專業、會計、建築、勞動安全、消防等等...,是為了配合法律需要,由政府委託一些法人單位,辦理專業課程的培訓或認證,這些課程都帶有強制性,應該都屬於標準化課程才對。

證照制度的課程,理論上也該是標準化課程為主,如:PMP,雖然是引進國外的課程,但因為課程本身有國際認證的公信力,標準化是其基礎(台灣人的考試功夫一流,拿到執照並不代表已具備這方面的職能,加上企管公司的模擬考也是一絕,證照與能力難以畫上等號)

訓練機構的能力是指本身的核心領域的專業,與提供專業服務的能力,以及作為一個知識提供者的角色,協助客戶成長,賣的是知識經濟。對市場需求的掌握、政策的發展、產業趨勢等等的掌握能力是內部核心類別。運用商品計畫手段,規劃出訓練計畫,對外發佈以招攬生意,課程的成課率高低,可以判斷出商品企劃能力的優劣。

除了本身具備的專業能力外,也會運用外部資源,找尋專業知識供應商(講師),配合發展課程。畢竟台灣的工、協會條件有限,無法自己培養顧問或是講師群,衍生出另一種知識產業生態。這種生態下的供應商管理與課程開發能力,與企業辦訓有某種程度的差異。

如果訓練機構目標明確,自己開發產品,或是代理品牌產品(如:MTP、TWI、TTT、定位...等等)應該都屬於標準化課程。這些課程不是為單一客戶服務,是一種標準化能力的推廣,可以放諸四海皆準,大部分以管理類別居多。這種課程原創單位在設計之初,已充分的考量到各個環節,亦即都經過ADDIE的程序,代理單位只是執行而已,重點在於講師的培育。教材的更新,也是品牌單位負責。

另一種情況是自己開發產品,如果是職能基準發展的職能課程,應該就要Follow ADDIE的程序。如美容同業公會等等。這部分也是屬於標準化課程,對象明確、目標明確,講師以業界專業人士為主。其實這部份以職能基準開發出來的課程,有些單位有,有些單位並無此能力,結果不得不以外部講師的身份,進行一些經驗分享的課程開發,重點以專業為主。

除了這兩類的課程外,另外一類的課程就是一般的公開課。這種課程有點麻煩,對象不確定,課程目標也很模糊,課程設計以經驗分享為重點。要達到什麼目的?有什麼目標?對象是誰?都很模糊。因此,課程設計的時候,會請准講師先提個大綱,進行市場測試。企業把這類課程當作外部課程供應商的一環,選擇適合的課程,參加課程培訓。這種課程最難評估的是學習移轉,包括訓練機構與學員,要如何Review?以及如何評估Outcome?都有一定的難度。

這類課程的設計,是否要遵循ADDIE模式?

理論上只要是教育訓練,ADDIE都適用,問題是這種公開課,對象涵蓋各行各業,針對性不高,大部分只能以原理原則來設計。既不是標準化課程,也非客製化課程(除非課程鎖定在特定領域,但對象市場不夠大,課程不容易推動),如果與單位的屬性同調還好,不同調的話,就很有爭議了。(如:工研院開勞基法修訂後企業如何避免觸法;職能模型iCAP等等,非本身核心能力,或與成立宗旨不相關的領域)

以台灣的知識產業生態而言,目前這塊領域,TTQS的顧問或是委員可能都還不知道該如何看待,還只是把這種課程視之為機構的能力。如果再把管顧公司(TTQS定義為訓練機構還是企業內訓,似乎有點模糊)的教育訓練拿進來談,又是另一段故事。管顧公司既不是為自己的能力上課,上課是產品。本身也不具備特別的能力,基本上以外部講師為產品提供的供應商。課程需求不是自己需要的,只是轉手觀音,其中的複雜度很高,卻在評核過程缺席,是不是該討論一下?)

如果把管顧公司以通路的觀點來看待,可能會是比較合適的立場。但是,如果是知識產業的通路,那到底適合企業內訓版還是訓練機構版?可能有些討論的空間。或許訓練機構版還是合適點,畢竟還是以出售知識為營業項目的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