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食品當道,採購倫理該如何談?

Jul. 10, 2020

從黑心食品談起-談談採購的任務 -IV 2020-10-30

台灣人真天才,以前日據時代,聽說日本為了實施皇民化,要台灣老百姓開始談禮儀,首先就從衣著開始。漢民還好,本來就是穿衣著褲的,但原住民就不是如此了。天生喜愛自由與不受拘束的原住民,要他們穿褲子,如何受得了。但規定嚴格,不穿要罰,結果就看到原住民過警察局前把褲子穿了,過後再脫掉的怪現象。

聽起來是笑話一樁,雖然個人出世(39年)已不見此一現象了,但深信此言不假。為何?因為今天又看到一個類似的故事發生在你我的週遭。最近黃色小鴨正夯,由高雄轉到桃園新屋展示,人氣不衰。好像是公共設施比較差的緣故吧!觀望的地方有電線煞風景的擋住視線,大概是主單位被抱怨。

有抱怨就有改進,這是好事,今天聽到廣播,主辦單位已告知把電線拉到水溝下,讓看黃色小鴨不受視線干擾,等結束後再將電線還原,哇!原來我們還活在日據時代!為何不利用這樣的一個活動建設?為何不藉勢使力?解決一點公共設施的問題,就只為了給觀眾一個好視線,當地的居民好悶啊!

食品安全的問題如連續劇般的上演著,是個案?還是通案?個人認為這是國安問題,一個沒有品質意識的必然現象。

由於薪水十幾年來沒有改變,老百姓的消費行為趨向於平價化,能省則省。一旦有不肖廠商,以低於常理的價格打進市場,很快地就擄獲消費者的心理,加上有GMP加持,消費者如何能懷疑。

結果正規廠商虧損累累,偷雞廠商反而大賺黑心錢,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君不見沒有涉入黑心油事件的廠商虧損居多)

公務機構沒有使命感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助長這股歪風,企業不懂品質是一回事,經營理念淪喪才是根本的原因,台灣企業只想做大,都沒有做好的想法,只因為這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

『我們也是受害者』的說詞,說明這些企業沒有品質保證能力,連供應商的品質都無法掌握,是採購的不專業。國際上對供應商的稱謂為SQA(Supplier Quality Assurance),採購是購買供應商的品質保證能力,而不是個別的產品。GMP、CAS、HACCP都不是重點,是少了品質意識的必然。表面化與意識形態,讓施政品質、經營品質、消費品質、生活品質一一淪陷,一切都是22K惹的禍,能說這不是國安問題嗎?

採購的不專業,也是今天事件的主因。一個沒有品質保證觀念的企業,降低成本成了黑心唯一的藉口,卻讓經營理念消失而不自知。重建品質保證是台灣唯一的一條路,遺憾的是這不是國安問題,那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