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的失敗卻喚不起頭腦的靈光

Jul. 10, 2020

迷失的治國理念--追逐產業競爭力的迷失 2013-12-17

台灣人很好玩,身處島國環境,加上幾百年來受到不同文化的影響,似乎很難找到一個明確的中心文化思想。早期來台的閩南人,標榜本身披荊斬棘的開創精神(跨過黑海溝活下來),有那種不怕死,就是要講義氣的鄉愿,一個字--「」;

日本人幾十年統治下受到栽培的一代,感懷日本人的那種細緻、卻帶點侵略的文化薰陶下,凡事想要自己做主,有高高在上的姿態;蔣先生帶來了另一個文化衝擊,大江南北雖一統,卻帶著十足的大帝國主義思想。

不管怎麼說,在這些文化衝擊下,慢慢地自我觀念模糊了。有時過度自我膨脹,有時幾乎完全喪失自我,追逐短暫的一點成就,成了最能表現台灣人的一種特質(小確幸)。只要有一點成就,就會立即放大成為台灣之光。追逐那一點光,所有人為這一點光瘋狂不已,卻也因此扼殺了一點光的前途。王建X、曾X妮、朱X炎等等......多少年青人在台灣人盲目的追捧下,迷失了自我。

今天又聽到有人在談台灣競爭力的話題。News 98陳鳳馨主持人與工研院競爭力中心杜主任談台灣競爭力,幾乎都是同樣一個思維,台灣的競爭力產業在哪裡!哪個產業會是台灣競爭力的下一波.....

一句廣告詞很有味道:「不是最強才做,做了才會最強!」

觀念的偏差,讓這個議題被模糊掉了,台灣真正的問題在哪,看來主事者都還不知道。套用一句話,笨蛋!台灣的問題在於錯誤的觀念。競爭力必須與其他的指標連結才能真正地看得到其代表的意義,就是附加價值,如:獲利能力、人均生產力、薪資水平、人均消費力、品牌價值等等....。一個微利的產業,還被行政院標榜為重中之重,意味著行政院的的View也就只停留於微利的層次,根本不敢談附加價值。

執著於找個有競爭力的產業,學過歷史與管理的人都知道,競爭力是短暫的,會隨著產業或是技術生命週期而改變。只焦點於競爭力產業,一旦競爭力條件消退,自然陷入困境,這就是IT電子產業的窘境。(年輕人都知道,喜歡美麗的事物,終究會消失,只因美麗會隨時間而消退)

我們的官員與媒體都習慣以甚麼產業具競爭力為題,想要製造出一個焦點話題,其實就是造神的潛意識文化作祟。找個有競爭力的產業,全部資源集中於此產業,人才、資源與政策全力支持,結果就是兩兆雙星與三隻小豬(D)的現況。

一個永續型的經營與治國理念,根本不該有找競爭力產業的想法,而是想辦法讓每個產業都有競爭力不是找個創新產業,是如何塑造出每個產業的創新力;這才是工研院競爭力中心成立的目的。遺憾的是,競爭力中心只是在協助找個有競爭力的產業,給政府機構一個藍圖,結果自然可以預料,就是多了幾個小豬(3D:LCD、DREAM、LED外加Do nothing)企業。

台灣政府是最健忘的一個團隊,把資源擺錯在兩兆雙星三隻小豬上,讓台灣經濟發展陷入幾乎無法自拔的困境,居然還沒學到教訓,又想要找個新的競爭力產業,如何不陷入困境?(飲鴆止渴,找個新的話題來掩蓋過去的錯誤決策「這應該是民進黨的專長才對啊!」,是應付健忘的台灣人的最佳方法)。

材料科學、精密機械加工、.....這些都不是短暫得以解困的產業,卻是長久發展的骨骼性產業(個人對產業的比喻是一個國家的競爭力就如一個人:機械產業是骨骼,電子產業是肌肉,軟體產業是神經,資金是血液,而材料科學就是細胞,獲利能力就是肌耐力.....)

常聽到政府機構談到要如何發展文創產業,經濟部談三業四化,想要讓製造業服務業化、服務業科技化、服務業國際化、傳統產業特色化,這種思維就是現況經濟困境的元兇,因為把產業的本質給忽略了,由此可見經濟部已沒輒了(還好現在的官場文化,聽話就是好奴才,升遷不用看能力,否則行政院副院長可能要長缺了!)。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又不肯虛心求教的部級單位,追逐別人成功的路徑,想要快速複製成功,工研院還有救嗎?

產業競爭還是離不開行銷的四個P,雖然服務業創造出服務四C,其實都是同個思維。品牌不重要、通路難控制、價格直直落、促銷花大錢等等,是國內知名品牌面臨的困境,也都是同樣的問題所致,就是只想做最大,沒有想到做最好。宏碁、宏達電等等,都如出一輒。想要做大,自然就會出現市場掠奪策略,慢慢地經營焦點模糊(經濟規模成了競爭力的唯一來源,又是供過於求的元兇),資源分散的結果,競爭力不再,如何不陷入困境。簡而言之就是市場定位與本身定位的問題,是行銷戰略常提到的市場區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