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券帶來另一個思考

Jul. 18, 2020

2020-7-18

這個標題有點莫名其妙,卻是最近振興券的發放問題,帶出來的省思。到底政府的價值是什麼?G2C的最核心價值應該在「便民」,而不是「擾民」,但這次的振興券,看到的似乎是「嗟來食!」的味道。到底提出振興券的初衷是什麼?好像已不再是重點了!

在這部電視劇中,也出現過好幾幕,有畫家、有編輯,在一段工作經歷後,突然間感覺迷失了自我。其中有一段對話,責任編輯要畫家修改一些東西,很自然的把績效的影子強壓給畫家,沒有絲毫的感覺,就是很業務習慣-習慣領域。

畫家也自我內心掙扎,一直問一個問題,當初為何選擇當畫家這個職業?初衷是什麼?還在嗎?

其實這個問題每個人都該一段時間後,自我檢視一下,到底工作的初衷是什麼?在台灣,或許這不該是問題,因為就業機會的緣故,與企業對於人力資源的偏差,很多工作都已進入到時薪的打工模式。以一個時薪的工作來說,談什麼初衷,太奢侈了吧!不就是賺一份薪資,還談什麼理念。問題是一個沒有職業化的工作,專業化根本不存在,更不用談事業化。

企業要的是時間勞力,把工作切香腸似的,讓工作簡單到不用動腦筋,以滿足如流水般的勞動力流動。K/H無法累積,不是重點,控制在一小措人的手裡就夠了,以後甚至可以考慮全部以機器人取代,整個思路就是繞著成本。塑化劑、工業添加物、農藥殘留、有毒物質...無不都是這樣思維下的產物。

另外一塊,很多正職工作,求職時理應都有一個初衷,就是為何找這樣的工作。看到很多年輕人的談話,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工作就是換一份薪水,其他的不是重點。要問這份工作的意義與自己的感覺,可能很多人會含蓄地回答:「還好吧!」

這已形成台灣年輕族群的工作價值觀,有點讓人擔心,因為這二十年來,台灣職場最大的改變就是勞資關係只剩下法律,少了企業文化了!年輕人已不再有以前找個能夠發揮自己專長的工作,在工作上盡情的揮灑,能夠把績效做出來,慢慢形成事業化的思維。這是大環境的必然嗎?還是年輕人的思考模式被剝奪了?

領了兩份振興券,碰到的年輕人的對應,對於上面的想法,有不吐不快的感覺,這些年輕人還有頭腦嗎?企業為了賺取這次的機會財,絞盡腦汁的標到案子,把工作不斷的加到現場店員的身上,卻沒有考慮增加的作業的資源配置,或許企業主很滿意績效的提升,卻把形象給埋了進去。

現象是,店員的心目中,這是一份苦差事,態度不佳很難避免。但這倒是其次,對應的過程讓人噴飯。第一次在太原店取券的過程,年輕人的對應就是極度的不耐煩,好像是給好處,都沒想到服務業的本質。

今天在另一個店幫忙老婆領振興券,沒想到拿到櫃台領券的時候,態度不用說,很難過,年輕人如此的膚淺。更荒謬的是,口中嘮叨的抱怨工作很忙,還要協助發振興券。最後問了一個實在讓人想不通的問題:「健保卡!」對完號碼後,再問:「是你本人嗎?」....???

滿頭霧水的,老婆明明是女的,難道我看起來像女人嗎?感觸很深,也不想多責備,畢竟這是這家公司的問題,與自己無關,何必浪費唇舌去指導一個不值得自己浪費精力的企業!還是很難過,台灣政府把年輕人引導到一個就像沒有根的浮萍,打工、賺錢、跟著外面的似是而非的觀點,搖旗吶喊,其他的不是關注的焦點。這樣的教育政策,實施了二十八年了,影響的層面,可能是五十年,政客們,這樣好嗎?

還是不免要請教一個問題:「當初找這份工作的初衷是什麼?」「還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