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pe-3的Category

Sep. 5, 2020
Aug. 22, 2020
Aug. 21, 2020

2020-8-21

這是不是氣候變動對策的終點?

作為供應商的立場,有些事情也不得不注意。2010年Walmart、IBM等可以作為代表性的企業,宣布加強SCM的Co2管理,以及訂定削減Co2目標,很多企業感到困惑吧!Apple承諾2030年的Co2排放目標,也是一個標竿。(https://www.techbang.com/posts/80117-apple-has-pledged-to-achieve-100-carbon-neutrality-in-its-supply-chain-and-products-by-2030)然而,對大部份的企業來說,既是供應商,同時本身也有供應商的緣故,往後不管國際趨勢潮流如何發展,都會受到影響,必須更加注意。

2011發行了「Scope-3」、「Product」兩個標準,接下來作為GHG Protocol 本尊的「Corporate Standard」也跟著改版。GHG Protocol的Corporate Standard有很大的一部份是跨國境的智慧電網以及再生能源比率增加、包括家庭在內的區域型電網的小型發電,儲存電力技術的提升,從以前的「Scope-2」(間接從外部電廠購置電力的Co2排放),展開新的一頁。

Corporate standard本來並不是直接計算的對象,Biomass以及碳中和、Carbon offset等等的處理上,加上CCS(二氧化碳回收、貯存)等新技術及再生能源的發展動向而受到注目。

感覺到,這些國際標準幾乎沒有終點地被繼續發展,企業要一對一的立即對應,可能有其困難。再說,GHG Protocol以CDP為出發點,參照標準,進行了很多的企業調查方案,已成為一個影響力極大的國際標準。未來具體上如何對應會比較恰當,現實推進方法的思考,可能也必須做些調整。

作為這些標準的發源地的歐美,投資家的觀點在企業的「環境、CSR、公司治理」為焦點的「責任投資」的意識,比起日本要高出很多,這也是另一個背景因素。

與供應商站在同一個位置,SCM的新規範的出現,顯然不是終點,GHG Protocol是世界上,在GHG的計算、報告、與驗證上最具影響力的標準,威力非常之大,可以預想越來影響範圍將會更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