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7, 2022

數位轉型既深且廣

2022-3-7

數位轉型,就像全世界掀起的一股正義風潮,只要在麵包上面加個藍色的色素,就是正義之師,與美國為伍,打抱不平,卻從來不問是非與背後的意義。如果世界有公義,美國是最該被譴責的國家,伊拉克、阿富汗、越南、還有多少國家因為美國的干預,支離破碎,有人說不公義嗎?但抱著美國大腿的,趨之若鶩,為何?國際舞台不談公益,自然世紀只談適者生存,經濟世界想要與自然對抗,最近的天災、人禍,以及極端氣候,不就是答案了嗎?

一堆人熱在浪上,卻不知如何下船,這應該就是ESG、2030 SDGs、數位轉型騎虎難下的地方嗎?那天與一位銀行的董事長聊天,談到銀行的放款政策,受到國際風潮影響,及國家的表面工作與國際接軌的政策,銀行必須當領頭羊,都要與環保掛勾。請教了銀行的對應之道,是否真的就是談綠就色變?可以放心的放款?答案很好玩,還是要看有沒有還款能力,何況國內政府只出一張嘴,其他的付之闕如,連如何評鑑都不知該從何下手,何況最對的事...

 3 Party的公正性,不是一個課堂上,ESG認證的一個課程,從此就是公主與王子的美滿世界,那是一個長期抗戰,要先投資與充分創意,才會看到成效的政策,Give and Take!的世界。對於長於短打的台灣企業而言,那是最痛苦的一件事,股價、短線、髮夾彎等等的經營思維,要叫我做個斷言,只想說,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連最標竿的台積電,也都只玩表面的金錢遊戲,蓋個太陽能電廠,犧牲多少綠地與CO2在所不惜,只因為要攬住客戶的心-Apple。

碳中和的議題如果沒有全世界同步展開,絕對是個失敗的政策,只是被先進國家拿來當貿易戰的武器罷了。何況大國違法無人敢動,小國動輒得咎,自然有人會採取不合作主義,畢竟經濟最現實,只要有利可圖,人類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特別是政客。

數位轉型有什麼迷思?現在搬到檯面上的Dirty data的議題,是採購在數位化過程最痛苦的一件事。數位化是得還是失?導入數位化後,事情變得更有效率,還是只有工作更多,更沒有效率?一堆的無效數據,只會產生更無效的組織-美化報表部門,只為了滿足客戶採購端的稽核與評鑑。美化報表的功力越來越高,凌駕到原本該做的環保議題,結果就是台灣人的專長,暗自偷笑,卻失去最神聖可貴的社會責任。

現在採利用流行3 Party的策略,是個趨勢,也是個必然,畢竟VUCA時代的變化太快,不是專責單位,要跟得上這些法令或是新的ESG政策的步調,組織內部的難度太高了。何況採購受到平常業務目標Cost down的壓力影響,也難免會犧牲長期目標,就其短期利益,對於供應鏈ESG的評鑑,可能就慢慢失去公正性。透過第三方的公正立場,至少人情因素可以減少一些。

數位化亦如是,自己的數位化再好,供應鏈上的整條鏈條未能連成一個有效的流程,數位化只是燒錢的成本,更會讓數位化轉型的契機因此消失殆盡。基於此,數位化轉型與必須與ESG一樣,要從永續的角度出發,從供應鏈整體的佈局來思考,才可能達到真正的數位化轉型,所以永續供應鏈的概念,無論在數位化轉型,或是ESG、2030 SDGs的議題都一樣,沒有供應鏈管理都是虛的,只是成本看不到戰略。

就以簡單的收料的環節,數位化的原則就是避免使用手工作業,數據的輸入以數位帶進數據的方式來處理,是避免數據受到人為輸入錯誤,造成錯誤的結果,這是最單純的一個環節。用Bar code來作為收料的數位工具算是最簡單的。問題來了,如果料號沒有引進Bar code,供應商沒有配合使用Bar code系統,流程就必須中斷以手工來處理,就無法完全達到數位化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