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清楚TCO再談數位轉型

Mar. 9, 2022
Mar. 9, 2022

2022-3-9

數位轉型真的很難,卻不在技術,而是在商業模式帶來的複雜度。

VUCA已夠煩了,如果不理會「大、智、移、雲」,四個字,數位轉型只是表面的Report,說不出數位化的效益。易經的深奧在於陰陽,凡事都有「有形」與「無形」兩面,管理如此,技術如此,概念又何嘗不是!

從黃金圈的角度來看數位轉型,「Why」是什麼?夠明確了嗎?如果導入數位轉型只想表現企業的財氣,那TSMC絕對是佼佼者。如果數位轉型是為了獲利?不免要請教一聲:獲利為何如此重要,Why?永續的終極目標耶!是的,百年之不易,不是沒有成功過,只是成功過程,慢慢讓組織成了制式化的「What」製造機,只關注要「做什麼」,而忽略了「為何要做」!

「2030 SDGs」應該大部份的企業都知道,還不知道2030 SDGs是什麼的企業,可能會被笑「孤陋寡聞」,但2030 SDGs到底是什麼?又有幾個人真正了解?「17個領域,169個目標」,包含環境、消除貧窮、扶助弱勢、勞動平權、公平交易、環境保護、企業獲利.....知道了又如何,要如何做?又是一堆的???問號。為何?

這些都是「What的領域」,是一堆政客與有心人士吵出來的。在長時間的爭吵過程,早已把Why慢慢丟棄,現在追捧的是我知道、你知道,努力找尋如何下手(How?)。問題是沒有Why的支撐,一想到How,馬上連想到又要花這麼多的錢,值得嗎?需要嗎?結果又被打回原形了。談花錢,那是TSMC這等大企業的三餐,卻是中小企業的過年。

數位化何嘗不是如此,為何要花這筆錢?是為獲利?競爭?還是???。那如何評估How的有效性,TCO(Total Cost Ownership)的評估,加上以創意來解決問題,是唯一的解方。

SaaS、ASP、Cloud、Mobility、Big Data、Smart hpone etc. 是衝擊數位轉型的有形元素。彈性、即時化、隨時化、韌性、五A的世界(Any body/Any Where/Any Time/Any Information/adaptability)靈活應用於企業經營管理上,達到敏捷經營的競爭力,是數位轉型無形的目標。這些目標靠的除了有形的技術外,支撐這些技術的生命的,是企業文化與組織的靈活性。

把VUCA對應解決方案的VUCA轉換成 vision/understanding/courage/adaptability四個字,是的,這就是化解數位轉型困境的解方。數位轉型最怕趕時髦,或是一頭熱的跟風,花了大把鈔票,卻不知得到什麼,不知為何而戰,反而把數位化的價值被庸俗化了。

數位轉型的願景,與中長期策略目標,是公司治理上很重要的一環。想要借助數位化達到什麼樣的經營目標,在經營願景揭露後,往下展開的一個關鍵機能策略。IT策略與研發策略雷同,不是單一年份的事情,必須有更長遠的規劃。有了IT MRP後,才不至於陷入一堆老舊電腦還捨不得丟棄更新的困境,結果流程效率都被舊硬體綁架了。

明確的目標,才有明確的方向,對於軟硬體的規劃,才不至於落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困境。流程再造也才有所本。一旦動到流程再造,防禦與抗拒的心理一定會在組織內部瀰漫,這些煙霧如果沒有有效排除,數位轉型的成功,緣木求魚。目標與執行過程,願景充分揭露很重要,也就是有效的溝通。在流程劇烈變動與新工具導入過程,業務的改變,流程的作法與權責的調整,都必須靠有效的溝通,才得以奏效。

數位轉型還有容易被忽略的一個領域,就是所有的業務流程都轉成數位化,模糊性將會提高,對於習慣於紙本作業的傳統業務流程,不安感必須打破,面對問題的勇氣建立,激勵也是推動數位轉型的重頭戲。

這些都到位了,回頭再來看數位轉型的最適化,深入Review,看什麼?往往被不合適的KPI綁架。評估數位轉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TCO(Total Cost Ownership)。Paperless只是數位化的表面指標之一,資訊源只有一處,快速化、沒有後續數據加工的必要,雲端運算的隨時、隨地、任何人都可以完成業務目標等等的境界,與大數據的價值體現,業務的助攻(不是數據採礦),都是數位化可以作為評估的指標。

ERP最重要的精神不是Work flow,是決策即時化與DSS(Decision Support System)的發揮,數位轉型雖是內部流程再造,外部供應鏈的數位化的一以貫之,也是決定數位轉型成敗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