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8, 2022

Green purchasing的體制運作

2022-7-28

Green purchasing絕不是一種衝動,也不是一時的應景,談永續就必須有必要的決心與覺悟。昨天聽到某大學的教授提到,現在做ESG認證正夯,基金會就是看好這幾年,聽了有點茫然,顯然對永續的錯誤解讀。如果只是賺機會財,一個政策可以養活很多單位。但如果是談永續,怎麼會只看三五年,這些教授的自我設定壽命未免太短視了吧!

永續就是沒有回頭路,決心與毅力很重要,而決心與毅力來自於認知的正確與否。賺錢的單位不少,活得久的卻不多,只因為沒有理念,只看機會財,任何風吹草動或是人事更迭,前途宛如海市蜃樓,經不起風吹草動,這絕非永續該談的面相。百年不易,因為看到五年後的教授太少了!

看到adidas的永續政策,看到IBM談永續,看到Walmart的綠色採購,看到杜邦的兩百年計畫,或許台灣的教授會覺得無聊,因為干卿底事,但這不就是真正知識的價值所在嗎?太入世的教授是識實務,太出世的教授有清高的遠離紅塵,都不是好現象,台灣卻剛好如此,好像政治世界一般,把年輕人都污染了。

今天來談談這些國際大公司的Green purchasing體制,adidas的案例回頭再來補充,也正在收集IBM的案例,希望多一點參考。 

Walmart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大賣場,流通的品目與數量,都是擲地有聲的,天文數字。2010年2月,Walmart啟動GHG的削減計劃,2015年為止,發表了減碳成績,共減少了2,000萬噸的溫室氣體的排放。這個名為Walmart Supplier Greenhouse Gas Innovation Program的專案,由Walmart發表了完整的指引(Guidance)公開於網頁上。(http;//www.edl.org/documents/11266_walmart_GHG_Innovation_Guidance_Document.pdf)

這個專案涵蓋以下內容:

1. 對象為Walmart指定品類的製品的供應商

2. 製品LCA或是設施、製程的GHG的削減

3. 受到Walmart的影響,供應商端的GHG削減行動,推展到新產品開發以及產品改良的階段

4. 2015年為止,GHG削減專案的基準線/BAU(Business As Usual)設定與比較表如上

5. 以「產品原單位 X 銷售數量」為計算模式

對於流通業的專案特徵而言,產品的「原單位」為基礎的GHG排放量,乘以銷售數量作為總排放量的計算基準,如果銷售量大幅提升,總排放量也會跟得水漲船高,也有可能超過設定的總排放量。類似這樣的現象,在專案中也有考慮進去。還有,因為是零售流通業,產品的損壞,事故等等的情況,也比須充分考慮。

這個專案並不是將碳排放量以金錢化的信用化來處理,是以Walmart整體削減目標的達成為宣示,供應商的GHG削減會成為企業形象「Reputation」的加分效果做為供應商的激勵措施。

供應商的能源削減,相對的也是成本下降,一來一往,相對對於Walmart的交貨價格也有適度的下降,是永續供應鏈的ROI的一種呈現。透過強力地往供應鏈上游推進,上游供應鏈產生連鎖效應,Co2的下降,自然可期。

Walmart以其全球連鎖店的龐大影響力,也不斷地引進先進的綠色採購做法,CDP也持續向供應鏈推進,展開全球的綠色革命,這才是地球降一度的最佳做法。當然,一般的企業沒有如此規模,可能難以做到如此的全面,但這是政府必須引導大企業的社會責任的主動積極,而不是被逼到一個不得不發佈的政策,而且還是空泛到可以的白皮書。氣候變遷的議題,永續供應鏈是唯一解方,而不是碳盤查。